探访“昆山反杀案”案发地:现场还见斑斑血迹

  警方转达“昆山反杀案”效果引关注记者探访案发地

  正当防卫执法知识成群众热议话题

  “我要给公安点一万个赞!”无数个这样的跟帖,紧随在2018年9月1日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公布的一则《警情转达》之后。

  《警情转达》显示,备受社会关注的昆山市“8·27”于海明致刘海龙殒命案有了却果。警方认定“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”。

  “什么是正当防卫?什么是防卫过当?什么是居心危险?此案给全社会上了一堂生动的法治公然课。”状师陈勇如是说。

  案发现场还见斑斑血迹

  瑞豪旅店位于昆山经济手艺开发区震川东路,紧邻“8·27”陌头砍人案现场。出旅店几十米,就是昆山市的顺帆北路与震川东路交织口。

  据警方的最新转达,2017年8月27日晚,宝马车司机刘海龙醉酒驾车沿震川路西行至顺帆路路口时,向右强行突入非灵活车道,与正常骑自行车的于海明险些碰擦,双方遂发生争执。

  宝马车随行职员刘某某先下车与于海明发生争执,经偕行职员劝解返回车辆时,刘海龙突然下车,上前推搡、踢打于海明。虽经劝架,刘海龙仍连续追打,后返回宝马轿车取出一把砍刀,一连用刀击打于海明颈部、腰部、腿部。击打中砍刀甩脱,于海明抢到砍刀,并在争取中捅刺刘海龙腹部、臀部,砍击右胸、左肩、左肘。

  刘海龙逃离后,倒在距宝马轿车东北侧30余米处的绿化带内,后经送医抢救无效于当日殒命。

  案发5天后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在刘海龙倒地的绿化带上看到,草坪已显着被人清算,中心露出一个脸盆大的土坑。而从十字路口向震川东路的桥面上,依然能看到几大片已酿成暗褐色的点状血迹。

  看到记者正在照相,一名穿红色上衣的中年人走了过来,自我先容是一名退休的中学先生。他说,昆山市现在最热的话题,就是刘海龙被砍案,大街小巷都在议论。但许多人既不熟悉刘海龙,也不熟悉于海明。“各人所有的信息,都是泉源于网上。每个看到视频的人,都以为刘海龙活该。一点小事就拿刀砍人,太嚣张了”。

  当记者问该先生对于海明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有何看法时,他犹豫了一下,说:“许多纠纷发生是很突然的,防卫者在重要状态下往往无法判断事情的性子,难以准确选择防卫手段。这次警方充实思量防卫者面临的紧迫情形,准确认定正当防卫,我给他们点一个大大的赞。”

  “聚业典当”四字已被铲除

  昆山“8·27”砍人案案发后,刘海龙背后的故事被一件件翻出来。有网友称刘海龙曾经是快手第一天团“天安社”的成员,并公布了一张有众多“天安社”成员赤裸文身的上身合照,站在“C位”的男子被指疑似为刘海龙。

  这一信息,很快被警方证伪。

  网传刘海龙生前曾获得过临危不惧证书,被有关部门证实是真的。2018年3月,昆山市临危不惧基金会给他发表了临危不惧证书,缘故原由是刘海龙曾举报有人贩毒的线索,警方据此抓获毒贩,凭据相关奖励法式给予他奖励。

  记者采访得知,刘海龙曾经谋划一家名为“聚业典当”的典当行。曾有网友上传过典当行的招牌,那是一块较大的广告牌,广告牌上写明“聚业投资治理有限公司”,主营管理信用卡、银行贷款、小额贷款、车辆抵押、衡宇抵押、民间借贷、零首付购车。

  记者在高德舆图上输入“聚业典当”,检索效果泛起“聚业投资治理有限公司(泾沙路)”和“聚业典当(泾沙路)”。两者的地址,都显示在昆山市陆家镇合丰泾沙路69号。

  记者打车前往,发现目的地是一大排商铺,其中有两家卷帘门被牢牢拉上,此前上传图片中的“聚业典当”4个大字已经不见了,但残留的“信领至尊”四个小字,仍然袒露了典当行的些许痕迹。

  “聚业典当”的右边是一家烧烤店,大门紧闭,似乎已经歇业。“聚业典当”的左边,是一家小宾馆,一个穿着玄色T恤衫的年轻人坐在前台。记者询问隔邻是不是刘海龙开的典当行,年轻人头也没抬,轻声说了三个字:不知道。

  走出宾馆,记者看到马路劈面,有一群人骑在各自的摩托车上谈天,看上去是跑“摩的”的。听到记者询问典当行的事,各人一下子都不作声了。见此情景,记者搭乘一辆摩托车回宾馆。在路上,骑摩托车的陈姓车主悄悄告诉记者,对于典当行的事,各人都不敢乱说。许多典当行实在不做典当,就是放印子钱。“若是不是社会上的狠人,谁敢干这一行”。

  从生效的司法文书看,刘海龙也应该算是一个“狠人”。据统计,自2001年至2014年,刘海龙至少5次被捕,刑期累计到达9年7个月。

  陈姓车主说他在网上看过《警情转达》,以为警方讲的有原理,于海明就应该是正当防卫。“刘海龙挑起事端过错在先,还使用可以致命的双刃尖角刀,让于海明的人身宁静始终面临着危险。我若是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也要该脱手时就脱手”。

  各路记者寻找于海明

  昆山“8·27”陌头砍人案发,网络舆论议论纷纷,各种看法名堂百出。经由几天发酵,形成了不少议题。

  昆山“8·27”案件发生后,于海明的不幸家庭也被曝光。于海明老家在陕西汉中,曾有过两段婚姻,并和前妻育有一子,仳离后孩子判给前妻,厥后患病一直在医治。于海明与现任妻子有两个孩子,和妻子的怙恃在昆山生涯。

  许多网友发帖,对于海明的遭遇表现同情。一名自称于海明前同事的网友在昆山当地贴吧发帖称,海明并非网传退伍武士,他的家庭很不幸。平时生涯压力大,一个手机用了4年都没舍得换。

  于海明走出看守所后,很快成为众多媒体寻找的采访工具。此前有媒体消息来源,于海明在事发地四周一家旅店的工程部上班,卖力旅店的电工事情。

  几经周折,记者来到于海明事情的旅店,发现已有多路记者在此期待,有的已经住在旅店蹲守多日。

  记者在偕行口中得知,他们经由许多起劲,希望能采访到于海明,但都未能如愿。于海明事情的旅店从上到下,都对记者守口如瓶。

  旅店一位姓仇的卖力人告诉记者,现在只有央视采访到了于海明,这是经由昆山市某向导签批赞成的。“对所有媒体,我都是三句话:一是信赖党,二是信赖政府,三是信赖执法”。

  旅店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安职员私下说,凭据转达,于海明抢刀后,一连捅刺、砍击刘海龙5刀,所有伤情均在7秒内形成。面临非法损害不停升级的紧迫情形,一样平常人很难精准判断自己可能受到多大危险,然后岑寂换算出等值的防卫强度。“我小我私家以为,转达对事实和证据的形貌都精准到位。看了转达,我算是学到了不少执法知识”。

  本报昆山(江苏)9月2日电 本报记者 王阳 制图/高岳

2019-02-22 06:39:07  清华新闻网

更多 ›图说清华

最新更新